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古代性奴】

【古代性奴】

               古代性奴



    我走在去主人宠幸的路上确切的说,是爬,因为我是主人的一条狗,一条母狗,看看我的身上,一丝不挂,两只乳头代着美丽的乳链,阴道里代上的夹子,夹子底下的铃铛正在随着我的走动而清脆的响着,屁眼早已清洗干净堵上了肛栓,手上的两只手镯和脚上的脚链一样都有中间的链子连着,同时手上的链子和脚上的链子还连到了一起,这样我就无法站起身来,只有爬或蹲着了,而想走路,只有向狗一样的爬。

    两个太监一前一后,引着我,他们手上有一根绳子,是用桃核做的,这根绳子的目地就是为了磨擦我的阴道,而我爬的时候,必须让我的阴道挨着这个特殊的绳子,以便在主人宠幸我的时候阴道不至于干褐,好让主人得到最大的满足。
    「快点吧,李答应,别的妃子应该都到了」

  走到我后边公公轻轻的用鞭子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说道:「是,三公公,性奴这就使劲的爬」我轻声的说道,宫中的规矩。

  在去给主人宠幸的路上,一律服从太监的命令,一律自称性奴,一律要低眉顺眼,因为主人不喜欢嚣张拔户的女人,在主人的眼里,女人就是让男人玩的,而女人的天职,也是让男人玩的开心才是,尤其这深宫,你想活着,就得无条件遵守规矩。

  我是第一次这样的爬行,尽管练了好多遍。慢慢的我爬到了大殿上,整个大殿鸭雀无声,但是已经到了好几个性奴,正低头跪在龙床下等候主人,她们的穿戴也和我一样,都是代着乳莲和阴夹的,就是比我少了好多的链子,也是,一个性奴早晚也是让主人玩的,穿那么多衣服干什么呢,我轻轻冲着一个看我的点一下头,也默默的跪在了他的边上等候主人的到来,跪的腿都有点麻了,主人还没有来,没有主人的问话,性奴是不行开口说话的,但是我和其他的性奴一样,用眼睛看了外面,外边的太监也在窃窃思语:「今天皇上下朝怎么这么晚?」
  一个太监跑了进来,用手在我的阴道摸了一下:「哎呀,李答应的淫水比刚才可少了许多。」

  「是么,吓死我了,我也用手摸了一下。」

  「这可不成,一会我怎么伺候主人。」我用手开始手淫,心里想着被调教的事,慢慢的淫水冲满的阴道,我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  「皇上驾到!!!」听到外边的一声喊,我们所有的性奴全跪趴到了地下,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。

  「奴才恭迎圣驾!」我们整齐的喊出声来,我们个个低头看着地面,我还是第一次迎驾,心里七八下,手也就哆嗦,偏偏我看到一双朝靴停到了我的面前,怎么停到我面前了那,我越害怕手就越抖。

  「抬起头来」主人说话了。

  「说谁那」我不敢答应。

  边上的太监喊了声:「李答应,皇上在叫你!」

    「在叫我?」我疑惑了,这么多性奴,主人为什么叫我?

  我把我的头抬了起来,天,主人可真是英俊,高高的个子,宽宽的肩膀,黄色的龙胞更是沉得他朗眉星目,简直把我看呆了,是他?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这个样子的装束了。

  去年的夏天,河边一遇,他无礼的表现,气得我泼了他一身水,他笑着说了一句:「如此性烈的女子,谁能娶」我还了一句,嫁谁也不会嫁你「

  「呵呵,在我的眼里,不管你长得怎么美,也是我的一条母狗」

  什么?把人当成狗?我气急了,用水泼了他一身,当时他没有生气,只是说了一句:「记住,丫头,我要定你了,等着我的调教吧!」

  接下来,选妃的人马就到了我家,我父母还为祖宗烧了高香,再接下来,我受到宫中礼义的培训,再接下来,就是无耻无休的调教,一直把我调教到了这样子?我哪知道当时我得罪的尽然是万人景仰的皇上,每天我们对着他的画像请安时,有时偷偷看几眼,只感到眼熟。也没有想到和他有这样的渊源,这样的一个男人,我的心真是一下子好象被抽走了什么。

  突然听到太监大喝一声:「大胆性奴,竟敢和皇上对视,快点给皇上请安!」一句话惊醒了我,我赶紧从跪着改成蹲着,用双手把两片阴唇拉开,上胸挺立。
  双眼平视,双腿尽量向两边打开,把自已的最稳密的东西无私的展现了给这个英俊的男人,我的仇人,我的主人,我真的变成了他的一条狗,我听到我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声音:「下贱的性奴,给主人请安。」

    「平身」

    「是,谢谢主人」我又由蹲改成跪,双手用力向上拖着我的乳房,头微微低下,这是性奴回答主人问话的姿势。

    「你能告诉我,你身上为什么比别人多这么多条链子?」怪不得主人注意我,
原来我比别人多了手链脚链和脖链,所以显得格外的特殊。也许,这一切都是早就准备好的。

  「主人,调教性奴的公公说性奴的的性子太烈,怕伤及主人。所以多给性奴配了手饰」

  「是么,那么你敢对主人有什么过激的行为?」

    「主人,性奴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主人的调教无礼,只要主人开心,性奴就是主人的玩物,」

    一个多月的调教呀,真是残不忍堵,我的性子全给磨光,心里面再也没有骄傲的李梅,从此后出现的就是一个李答应,一个唯命是从的李姓性奴。

    「袄,那么过来,显未一下你的本领,看看这一个月的调教你都学会了什么?」

  「是,主人」我慢慢的向主人爬了过去,双手把我的脖链高高的举起,递给主人。

  「请主人牵着您的母狗。」主人接过了绳子,牵着我坐到了桌子边,我为主人脱靴的时候,另外几个性奴已经为主人把衣物全都脱光,又重新为主人披上了斗蓬,我双手扶地,用咀轻轻的添着主人的脚趾。

  为了诱惑我的主人,我还发出细细吟唱般的呻吟。屁股轻轻的一晃一晃的。让阴夹的钤声响动,公公给主人已经倒上了茶,我一点一点的添着主人的脚趾,每一个细节我都不敢忘掉的为主人清理慢慢的顺着大腿往上添,快要添到我的小主人了。

  「哦!」我经不住呻吟起来。

  「主人」

  我眉眼如丝,吐气如兰,面似桃花一来的时候我泡的澡里有春药的成份,现在有点要发作了,身体里怎么那么空,什么能来充实我,这个深宫,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,才能结我内心的甘渴,主人看到我这个样子,轻轻的笑了,喝了一口水,把剩下水到在了我的背上,我的心呀直是百感交急,一个在家也是千般宠的小姐,尽然让人这么作贱,而这个人还是皇上,谁又敢对皇上说半个不字,我的咀卖力的添着主人的脚趾,不敢有半点懈怠。

  「怎么。想了?好象你还是一个处女?」

    「是的,主人,请主人为性奴开苞!」我真是下贱到了极点,边说着这句话边给主人磕头,又把自已的阴夹晃出了声,主人轻轻低下了头,用手把我的阴夹子摘下了下来。

  「谢谢主人」我赶紧又磕了一个头,宫中的礼仪,这就是让主人要宠幸我了,我被公公扶了起来,边上的性奴马上过去为主人添小主人,好让它够大够硬,好让主人玩得更加开心。

    公公把拉着我的首环把我带到了窗子边上,告诉我把手背过去,胸脯挺起来,
用绳子把我捆了起来,并且跪到了一个奇特的装置上,我明白了,这就是宠幸台了,两个凹槽,就是让腿跪着的地方,把手捆剩下的绳子,高高的吊起。

  我的前边有一个挡板,大概是怕我离开原来的地方吧,我的咀里放上了口塞,听说皇上不喜欢听处女的叫声,远处的亭台楼谢,正有歌女唱着歌跳着舞,可惜我只看了一眼,就被放到了宠幸台上,原来那个板子是挡我视线的,好让我更加专心的伺候主人。

  公公又把我的乳莲换了两只翠玉的小铃铛,这样,我就屁股高高的抬起,露出了早已乱净阴毛的花园,一个女人的舌头添了进去,我知道这是为主人光临我而做的准备,一会我的阴道就湿润的不象样子,就等着主人的光临了。

  「请皇上起驾!」我听到了公公的声音,我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这一切早已在调教的时候就已经学过,主人的龟头正在向我的阴道挺进,我咀里放着东西,就哼哼也说出话来,外成的音乐声越来越大了,看样子我也是主人开心的一项节目。

  主人在窗子边干着我,欣赏着外边的美景,一只手牵着我的首环,逼着我的头仰了起来,看是我还是什么也看不到,由于宠幸台的特殊装置,我早已让公公变成头高脚低的样子,主人的龟头一下子进了来,妈呀,疼起我了,我疯狂的开始摇头,大叫,可是我的脖子被主人牵到手里,就是摇能摇能摇到哪去,我大声的叫,就是叫也被口塞和音乐声盖住。

  主人好向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,边和着外边的音乐,边哼着曲子,边有节奏的插着,还有我的乳头在随着主人的晃动也在轻脆的响着,我使劲的忍住疼痛,自已边想着,我就是性奴,一个让主人玩弄的性奴,主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你有什么权力疼,忍着,一会就过去了,我的眼泪一滴一滴的下来。

  可惜,谁也看不到,外边的音乐已经唱着高吭的地方,主人的力量也越来越大。终于,主人停了下来,我的黑暗终于过去了,主人离开了我,公公也给我从宠幸台是放了下来,把我的口塞拔了下来,我的咀已经麻木,我活动了一下。
  「李答应,快去谢恩」

  「是」

  主人已经躺在了躺椅上,我爬过去,对着主人磕了三个头:「谢谢主人为性奴开苞」然后赶紧把主人的龟头含到了我的咀里。

  主人的龟头上全是我的鲜血,清理主人是性奴应尽的义务,我忍着刚开苞的的痛苦,卖力的清理着。

  清理完毕,我换了个姿势,又用双手把自已的阴道两边的阴唇用力打开,说道:「请主人检验。」

  相信我现在的阴道一定象一个的残败的花朵绽放在我的主人面前,主人笑了:「小丫头,你还不错,让朕这么快就射了。」

  「是的主人」我答道。

  「朕先休息一会给你开第二个苞,看看是不是也是美味?」

  「是,主人」

  「来人,赏我的小母狗二十鞭子!」

    什么,主人的赏赐就是这样的么,我惊了,吃惊的看着他,主人笑了,轻轻的摸着我的乳环。

  「做我的狗,不是那么容易的,」

  公公过来了,催促我:「还不快点谢恩」

    我重新跪好,给主人又磕了三个头:「谢谢主人赏赐」

  我有一万个不满也是不敢和主人说的,我的全家人的性命呀,我又怎么敢得罪眼前的这个男人!

    公公又很快把我老实捆好了,把乳房捆的变得老大,重新代上了口塞。手向后高高的吊起,脚尖点着地面,他们又把我的双腿打开把刚开苞的阴道里放上了一个木制的阳具。听说这是防着主人的阳具制成的,慢慢的放到了我那开完苞的阴道里。

  「李答应,调教的时候阳具可不能掉了,掉了是要受罚的。」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,但是头还是点了下,咀里发不出声来。

  啪!鞭子抽到了我的身上,呜我高叫着,可是手被捆着,脚还是使劲的夹着阳具,我只有拼了命的晃头,啪啪又是两下,我的乳夹上的铃铛铃铃的唱了起来。
  我的主人听到了,从躺椅上坐了起来,开始欣赏我的受虐,我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,边上的性奴已经让公公又捆好了几个放到了宠幸台上。有一个正卖回力的跪在他的脚下为他添食龟头,两个为他添脚趾。

  「这个声音我已经不爱听了,给我拿下来!」主人给鞭打我的太监下了命令。
  「是,皇上!」只见公公手起鞭落,我的两只乳夹应声而飞,疼的我只感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。

    等我醒过来,已经到了我自已的床上,小丽早已经把我清洗好了,身上还是痛,小丽是宫女,对这事思空见惯,说想开点吧,这样也比一辈子见不过皇上的好,说主人起床吧,一会要去领旨谢恩的,她开始帮我打扮,性奴的衣服,乳房和阴道必须露在外边。

  于是小丽在给我披上纱后,物意把乳房高高吊起,然后代上乳链,又把阴毛刮干净在腰上代上一串珍珠,给阴阜沉得若隐若现,然后穿上裙子,裙子也是一条条的丝带,打扮好后,公公进来了,说李答应接旨,我跪下向公公磕头,说吾皇万岁万万岁,公公宣旨。

  「昨日朕有所不适,未能将性奴后庭开苞,今特派三喜给开了。」说完,我谢恩。

  小丽扶我跪着趴在床上,三公公用手摸了点油擦在我的菊花上,我的眼泪已经下来了,但是身为性奴,这是我的命。

  我说:「三公公,请你手下留情,请怜悯我。」

  三公公说:「老奴会的。」说完,将一木制阳具插了进去。

  「我啊!」的大叫起来,我的双手使劲的握住枕头,屁股是努力的让阳具往里插。

  「这是必须的呀,就是这次不让插,下次肯定是更狠的调教。」三公公用手用力的动着,咀里说着。

  「李答应,你怎么不呻吟呢。难道老奴动的不好么?」

  「不是的,公公,是我不好,」

  小丽在边上用力的扶着我:「主子,你在挺住呀」

    终于,三公公不动了,把阳具拿了出来,我感觉我的菊花彻底绽放了,它一定向外翻翻着,让这个假阳具插得苦不看言。

  小丽说:「公公,你就可怜一下我们主子,让她休息一会吧。」

  公公点了点头,说:「快点吧,老奴还在回去复旨。」小丽用水把我的阴道和屁眼全清洗干净,公公把贞K带拿了出来。

  「请李答应穿上吧,从今天起你就正式是皇上的人了。以后拉屎撒尿不经敬事房是绝对不行的,这事已怕事在专人管理,每天清晨和傍晚心有人过来帮你打开,然后锁上。」

  「啊!」我跪着接过了这个贞K带,上面有两个突起,那是放在阴道和屁眼的,小丽帮我给代到了身上,然后给我磕头:「恭喜主子」。

  「为什么我都受到了这样的折磨还要恭喜?」

    小丽说:「只有皇上喜欢的女子才会代这东西,不喜欢的不会代的。」
  「是这样,可是我并没有感觉他喜欢我呀?」

  小丽说:「主子这你就不知道了,宫中的女人皇上亲自给开苞的也没有几个,大多是公公给开完了才送给皇上的,就象刚才那样,而龙床,也只有皇后才能躺上去,我们是没有资格的,只有跪在床下伺候的,过几天床上就有人了,皇后的位置一直没有人,过三个月会皇上会娶皇后的,听说是纳兰家的女子,长的可美了。」

    我苦笑了一下,长得再美,也是个高级性奴,我们的国家,女子是一点地位也没有的,嫁人的时候,处女是当众检验的,有点身份的人家,如果女子不是处子则一定要处死的,就是贫家也得最少也得打几百鞭子,以后当奴隶使唤,丈夫再娶不得有议义。

    娶皇后日子终于到了,早上天刚亮,我们就全被叫了起来,梳洗打扮后去恭迎皇后,同时也是为了在主人在宠幸皇后的时候兴致不减,我们好去伺候主人,小丽为我把头发梳好后,在我的乳头上代上了红色的玛瑙,同时又用红色的绳子在胸前缠绕后打结到阴部,正好放到了阴核的地方,把阴唇外露后代上铃铛,外面又披上了红沙,这是宫中性奴最标准的打扮了,平时我们见主人是不准穿衣的,但是皇后要在君臣面前开苞,皇上怎么能让自已的妃子一丝不挂呢,所以就穿了沙衣,但是外边的衣服是宽大的,以便随时供主人玩弄和宠幸。

    性奴们见过主人后,分别跪到了大殿的两边,殿外锣鼓齐鸣,殿内去是鸭雀无声,群臣都在外边等着恭喜皇上,皇后蒙着盖头被两个丫头搀扶着走了进来,看样子她虽然贵为皇后,身上的配饰去也是和我们一样的。

  三人走到中间跪下,给皇上磕头,高声呼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后,皇后轻声说话了:「臣妾给皇上请安,贱妾得蒙我主招幸,请让主人用贱妾这不值一看的身躯为主人服务,希望能博得主人一笑。」

  主人说话了:「纳兰氏,你可知道今日是你我二人永结同心的日子,祖宗规矩,今日你开苞后,你为处女,则贵为皇后,不是则被处死,你可有思想准备?」
  「贱妾早已为主人准备好了,请主人享用。」皇后低下头,双手扶地为主人磕了一个头。

  「宣旨,开苞!」

  「谢主隆恩!」皇后又给主人磕了一个头,随后两个丫头为皇后把衣服全脱了。

  果然,皇后里边和我们的打扮一样的,乳房和阴部早就被捆的紧紧的,而且也调上了乳链,只不过,人家是代的是红宝石,把皇后扶上宠幸台后,她俩把皇后的手捆到了后边,屁股高高的撅起,露出了一毛不长的后花园。

  两人做完后又重新跪到主人面前,磕头后说:「请皇上架临皇后的花园!」然后两个说完了爬到了宠幸台的两边,跪倒撅股。

  主人看皇后已准备好,就说:「梅奴,过来服侍主人」

  「是,主人」我赶紧爬了过去,跪倒在主人脚下,给主人磕头后,双手把主人袍子打开,轻轻的添起主人小弟来,等主人的小弟被我添大了。

  主人看了看已在宠幸台上等候多时的皇后,大笑了一声,一脚把我踢开,用自已庞大的小弟直接干进了皇后的阴道里,皇后身子一下子都蹦直了,咀里的残叫连连,但是宠幸台这种东西就是让男人玩弄女人的,疼死你也不会让你离开半分毫,即使贵为皇后也逃脱不掉这种命运,终于主人把他的小弟从皇身体里拿了出来,上面白的,红的,什么都有。

  「呵呵!」皇上笑了:「宣皇后家人封赏!」

  皇后的家人也终于喘了一口气,如果皇后不是处女,等待他们的将不在是华衣美食,而是冲军发配,他们终于用自已女儿的一条命换来了现在的富贵。后父领着儿子们走了进来,看到皇上小弟上的鲜血,他们跪在地上恭喜皇上,同时也贺喜皇后,然后出去。

    皇后被从宠幸台上放了下来,虚弱不堪,那也得跪谢皇恩,然后爬到皇上的脚下接受我们性奴妃子的跪拜。

  在皇上面前他是没有座位的,这个国家严重岐视女人,同辈的女孩,如果见到同辈的男孩要跪下让路,吃饭的时候要在饭厅跪着迎接男孩,男孩落座后,要跪在男孩的脚下吃饭,不得同桌,比男孩高一辈的女人就要站着弯腰,吃饭的时候也是站在后边伺候,等吃完了才能上桌,再高一辈的女人可以在后辈的男孩面前落座,但是座位不仅矮小,且只能坐一个边,以示自已卑微的地位,而且男人可以随时随地的鞭打同辈女孩,女孩不得有异议,但是不得玩弄女孩的阴道和乳房,那是给她未来丈夫留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上一篇:【从前有座庙】下一篇:幫鄰居看老婆 給我愛心謝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