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幫鄰居看老婆 給我愛心謝謝

幫鄰居看老婆 給我愛心謝謝

..,幾乎每天都會與住在樓下的夫婦碰面,都在那個時間上班下班,每次搭幾句話,日子久了,相互便非常熟悉,男人是個厚道的私營業主,女人是電視台的主持人,非常漂亮。  最近,他們家裡多了個年輕的男子,原來是男主人的堂弟,在市內找到了份工作,先暫住他家。  那男子很英俊,能說會道,跟他沒碰幾次面就跟我稱兄道弟。  男主人的臉色最近卻有點不好看,偶爾站到他們家門口看看,見是他堂弟總是色迷迷的找他老婆說話,怪不得!  那天中午,樓下的男主人跑到我家,說:“氣死了!”   “是吃醋了?”   沒等他講下去,我就說,“你堂弟也真是,跟嫂子談話也要注意嗎。”   他睜著眼睛說:“就是!氣死了,可又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說?”   我說:“你對你老婆放心嗎?”   他說:“當然放心,她是個是非分明的人。可對我那堂弟實在不放心,又不好趕他走。”   我說:“你不是一直在家嗎?他才不敢亂來。”   他說:“下午,我就要到杭州去了,到那邊參加個產品展示會,得好幾天。本不想麻煩你的,可我實在放心不下,又不好跟我老婆怎麼說,所以,我想請你幫忙盯著。”   我大笑,說:“兄台真是心細。”   他說:“有什麼好笑的?要是有個色狼與你老婆住在一起,你會怎樣?”   我立刻收起了笑臉,說得也是,如此嬌妻和溫馨家庭,太值得精心呵護了?我說:“好吧,我會盯著你堂弟的!可怎麼盯?”   他指了指我擺在客廳的那台電腦說:“你這電腦不是裝了個聊天時用的攝像頭嗎?把這小東西裝到我家客廳的那個大吊燈裡,應該不會被發現的。”   我吃了一驚,說:“兄台可真有創意啊!”  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神情嚴肅的說:“我已經想了好幾天了,就這個糟透了的辦法能讓我放心得下!”   “好吧,”我說,“一定全力而為!”   下午,我沒去上班,給我那好鄰居精心安裝了攝像頭,為了能讓視頻線接到我家,還打穿了牆頂。  真是工程浩大!幸虧這幾天我老婆因為懷孕回鄉下的娘家療養去了,否則,不被罵死才怪。  為能防患於未然,還買了個老人用的助聽器做監聽,放在吊燈裡。  三點半,他公司裡的車過來接他,我那鄰家大哥把他家門的鑰匙交給了我,說:“多謝你了,真擔心我那堂弟獸性大發!不過,如果太平無事的話,千萬別讓我老婆知道我們裝了攝像頭,她一定會以為我不信任她。”   然後,坐上了他轎車離去。  夏日炎炎,連日來工作很忙,累死了,回到家中我便甜甜的睡著了。  醒來已是晚上七點,趕緊打開電腦。監視的畫面很清晰,可能因為助聽器的功率調得太大了,人的呼吸聲都能聽到。  女主人正在準備晚餐,男主人的堂弟直直的盯著她,一會兒,走到廚房裡靠女主人很近,假裝看她做菜,說:“嫂嫂,你的廚藝真好,賓館裡的大廚未必有你三分之一手藝。”   女主人不屑的說:“別拍馬屁了。”   女主人穿著華麗的西式套裙,領子比較低,裙子比較窄短,洗菜時俯身,那小子眼神直望領子裡看,確實能一覽風光,我在攝像頭裡也看到了女主人的大半個雪白的乳房,女主人做菜,那小子假裝幫他在地上清理垃圾,眼睛直望女主人的裙內鑽!  他似乎越看越饑渴,我聽到他的呼吸變得急促,忽然,他竟然大膽地把手伸到女主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。  女主人嚴肅的轉過頭看著他,說:“請自重!”   他嘻皮笑臉的說:“嫂嫂太迷人了,小弟有些情不自禁。”   我在電腦前一陣寒戰,天哪!真正的色狼!(說實話,那小子長得真是很英俊,高高的個兒,自信的眼神,怎料品格如此下流!可想,有多少純潔美麗少女已被這小淫蟲玷汙。)我深感使命的艱巨,為了好人一生平安,今晚可不能瞌睡了!  我急急的泡了碗方便面,坐在電腦前繼續監視。  現在,他倆正在吃飯,這小子海闊天空的開始吹牛,說得盡是那些淫蕩可笑的事,女主人開始時繃著臉,後來,也被這能說會道的小子逗笑了。(其實,我也笑了,這小子確實很有口才)  他說說笑笑,晚飯吃了一個小時,然後,主動為女主人洗碗,女主人好像忘了剛才自己屁股被摸的事,(聽笑話聽糊塗了?)開始笑著與他談話。  不一會兒,女主人說:“廚房就交給你了,我先洗個澡。”   “好!”那小子很興奮地說道,“我洗碗,你洗澡。”(浴室的門,是毛玻璃做的。)  女主人拿著更換用的睡衣進浴室後,那小子故意放大水龍頭,然後把客廳和廚房裡的燈關了,於是浴室變得很明亮,我也隱隱約約的看到了女主人的身體,她正慢慢的脫去衣服,漸漸露出動人的身材,不虧是電視台的主持人,身材美得足以打滿分!  清瘦骨感的背脊,標致微翹的乳房,小巧的屁股,輕盈修長的腿…(我此時也非常興奮)。  突然,那小子走到廚房,拿了一杯子水出來,輕輕倒在浴室門的毛玻璃上!  天哪,像變魔術似的,有水流過的地方,毛玻璃變得像普通玻璃一樣清澈,女主人美麗的裸體清晰的呈現在眼前!應該是浴室內的光線太強了,而門外是一片漆黑,女主人並沒有發覺,正陶醉的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美麗的身姿。  毫無疑問,那小子一定是在“淫獸學院”學過四年本科!  偷窺了一會兒之後,他突然間跑到外面打開了廚房和客廳的燈,然後從襯衫口袋裡拿出一張信用卡,輕輕從浴室門的縫隙中插了進去,此時,女主人正躺在浴池內,門被弄開了。  這小子忙收起信用卡,說:“你洗完了嗎?”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進去。  見鬼!我忙拿起樓下的鑰匙準備沖下去,可剛跑到自家門口,就聽音箱裡女主人並非驚恐的聲音:“這門怎麼搞得?”   她只是有些緊張,一條欲巾和白色的泡沫遮掩著了她的身體,小淫蟲故作吃驚的說:“門開了,我還以為你洗完了呢?”   女主人說:“你還不快出去?羞死了!”   那小子故意彎著腰說:“我要拉肚子,受不了了!然後,拖下褲子坐到女主人對面的馬桶上。女主人,愣愣的看著他,被這意想不到的舉動弄得不知所措。  那小子故意裝子肚子很痛的樣子,說:“痛死了,不拉不行了。”   女主人緊張的用浴巾蓋著上身,雙腿夾得緊緊的,由於浴池比她的身高短許多,所以,兩只性感的膝蓋加上一部分玉腿露出水面,出水芙蓉。(現在沖下去當然不是時機)  我又回到電腦前,一級戰備。  女主人害羞的說:“你快一些好嗎。”身體在水裡一動也不敢動。  那小子裝著痛楚的樣子說:“你以為我不想嗎?”   然而,眼睛直直的看著女主人的身體,說:“嫂嫂,你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。”   女主人低著頭,不說話,由於身體不動,浴池裡的白色泡沫很快的消失了,水變得透明,女主人背對著攝像頭,那小淫蟲在對面,他的眼神越來越邪惡,牢牢的盯著女主人的下身,女主人也注意到了,自己的下身已清晰被展現在了那小子面前,趕緊放下膝蓋,可由於浴池短,上半身浮出水面,情急之下,竟然掉了浴巾…女主人滿面飛紅。  大聲說:“你給我出去!”   那小子厚著臉皮說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嫂嫂太美了。”   女主人不知怎麼才好,眼睛裡濕濕的。  那小子說:“好了,我先拉那麼多好了,說不定能忍一會兒。”   女主人用幾乎哀求的語氣說:“請你快出去吧。”   小淫蟲拿出幾張衛生紙,從馬桶上站起來???(站起來擦屁股?)  見鬼!蒼天瞎了眼!那小子爆漲的陰莖幾乎有20厘米長!  女主人看傻了,禁不住發出“啊!”一聲,說:“好大!”   那小子煽情的朝女主人眨了眨眼睛,說:“我堂兄的那個太小了,我從小就取笑他。”   女主人忙低下頭,那小子一邊擦著屁股一邊說:“嫂嫂喜歡的話,我可以給你呀。”   女主人憤怒的喊道:“給我滾!”那小子忙拉起褲子走到門外。  女主人跳出浴池,狠狠地關上了門。  我松了一口氣,能娶到這樣美麗又忠貞的女人做老婆可真是走運,普通女人的話(或者說是像HAPPYSKY的許多網友們描寫的那些女人們的話),早被這英俊瀟灑、能說會道,老二長得像竹桿的男人上了。  她老公也不錯,年輕有為(比我大兩歲,卻開辦了一家規模不小的企業),可為人老實厚道,不會沾花染草,這樣的男人,應該算是現代男人中的極品了。  這更增強了我保護這個家庭的使命感。  過了一會兒,女主人穿著睡衣走出了浴室,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小淫蟲。  那小子站起身,很誠懇的樣子,說:“對不起,嫂嫂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   女主人理都不理他,走進自己的臥室,小淫蟲忙跟過去,啪一下,跑在女主人面前,淚流滿面,女主人驚呆了。(我也是,這小子可真做得出來。)  他說:“嫂嫂,你把我想得太壞了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。”   畢竟是親戚,女主人忙扶起他說:“你別這樣,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存心的,只是太尷尬了。”   小淫蟲破涕為笑,說:“你要是不原諒我,今晚我一定上吊,帶著處男之身見閻王!。”   女主人冷笑著說:“處男?”   他說:“是的!我要把貞操留給自己最愛的女人。”   女主人看他那做作的神情,忍不住笑起來,小淫蟲故作深情的看著她,(我操!他真是帥呆了!)女主人不小心與他目光對視,忙低下頭去,臉上飛紅。  小淫蟲還是深情的望著她,女主人在身旁的沙發上坐下,說:“你怎麼了?我身上有很大的跳蚤嗎?”   小淫蟲也坐到她身旁,說:“嫂嫂,如果我是我堂兄就好了。”   女主人望了她一眼,沒出聲。  小淫蟲靠近她,說:“到這裡的公司上班後,發現有很多漂亮女孩子。”   女主人說:“那你走運了,可以娶一個條件不錯的老婆。”   小淫蟲說:“她們都對我很有意思的,可我不理她們。”   女主人望著他,說:“為什麼?”   他說:“因為有嫂嫂。”   女主人站起身來,說:“你別胡思亂想,女孩子比我漂亮的多了。”   小淫蟲笑了笑,說:“我們先喝杯飲料,然後有問題想請教你。”   女主人走進她的臥室,關上了門。  小淫蟲在外面叫道:“嫂嫂,真的有事。”   房內的女主人大聲說:“我換件衣服。”   小淫蟲從冰霜裡取出兩灌醒目,冰箱背對著攝像頭,看不清他的動作,但發現他好像從口袋裡取出什麼東西,然後,就有一張白色的紙被扔到了垃圾桶裡。(只怪我不是偵探,當時沒有察覺,仔細回想起來,他一定是在其中一灌飲料中放了催情的藥粉)  女主人穿著嚴謹的從房內走出來,顯然,她進浴室前本想只是穿睡衣的,現在,對那小淫蟲加以了防范。  小淫蟲把手中的飲料遞給她,說:“天氣老熱的。”   女主人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下,說:“好吧,談談你的話題吧。”   小淫蟲說:“我已經23了,想找個像嫂子一樣好的女人做老婆,你看我有這條件嗎?”   女主人顯得有些尷尬,喝了口飲料說道:“我…這種類型的女人並非是最好的。”   他說:“可我就是喜歡像嫂嫂這樣的女人,我第一眼看到嫂嫂…”(這小子可真狡詐!)空氣很寂靜,小淫蟲深情的望著女主人說:“就…就愛上嫂嫂了。”   女主人嚴肅的說:“別亂講話!”   小淫蟲裝作很失望、很苦惱的樣子,說:“蒼天對我真不公平,守身期盼23載,不想夢中人已成兄長家眷。”   女主人大口的喝了些飲料,說:“你很帥,又是本科生,找個理想的女孩子很簡單。可你這樣對待自己堂兄的妻子,不覺得很無恥嗎?”   看著女主人不停的喝著汽水,那小子眼神裡充滿邪念。(真不想看到他那張帥氣的臉,造物弄人。)  他站起來坐到女主人身旁,輕聲說:“如果你還沒有結婚,你會喜歡我這樣的男人嗎?”   女主人冷笑道:“如果沒有你堂兄這樣的男人同時出現在我眼前話,我有可能會選擇你吧。”   (我暗笑,此言真是絕妙!)  小淫蟲毫不知恥,說:“不想嘗試一次更美好的愛情嗎?21世紀了,外國人早在七、八十年代就對這種事很開放了。”   女主人站起身,坐到他對面,嘲諷道:“你這種人我會喜歡嗎?憑什麼那樣自信?”   小淫蟲眼光邪惡地說:“就憑我下身那條蟒蛇。”   也許是催情藥開始起作用了,女主人感到很燥熱,干脆喝光了汽水,可情況變得更嚴重,她感到昏昏沈沈的,躺在了沙發上。(我也有些覺得奇怪,是瞌睡了嗎?不會那麼早吧?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,當時,我就是沒有想到是這畜生放了催情藥。)  女主人的呼吸變得很急促,小淫蟲邪惡的對她說:“怎麼了?嫂嫂,太累了嗎?”   女主人點了點頭,輕聲說:“可能是吧,忽然間覺得全身酥酥的。”   小淫蟲扶起女主人,說:“我送你回房間休息吧。”   女主人幾乎是被他抱進了房間。(攝像機裡一片空白,這個房間可看不到)  怎麼辦?我沖到樓下,鄰居臥室的窗戶後面有圍牆,左邊有廚房突起,右邊是一幢正在施工的樓,窗簾沒有拉得很緊,留著一段縫隙,透過這個縫隙,可以免強看到兩個人的身影(在這裡偷窺的話,很難被別人看到)。  裡邊,小淫蟲坐在女主人的床沿,女主人像是混身發癢的樣子,用手在身上到處抓撓,小淫蟲的手伸到女主人的胸口,女主人竭力推開他的手,抓了條毯子蓋在身上,小淫蟲隔著毯子揉捏女主人的乳房,(此時,在窗外的我緊緊的握著他家門的鑰匙,箭在弦上,只要聽得女主人一呼救,立馬沖進去把那小子揍個半死!)  可很奇怪,女主人只是用力推開他的手,轉過身臥在床上,那小子大膽的把手伸到女主人胯下,隔著薄薄的毯子挖弄女主人的下身。  像觸電了一樣,女主人竟然發出動人的呻吟聲,上身興奮得仰起,身體呈弓形。(我看不懂了,更想不通,怎麼會這樣?  她應該大聲罵這小淫蟲,並竭力反抗,可怎麼會這樣?)  女主人半推半就,沒有竭力的阻攔小淫蟲的下流動作,只是嘴裡不停的嗔嗔說道:“不要,不要,不要…。”   但不一會兒,這話語被“嗯、嗯、啊…”這種聲音完全替代。  我腦子裡一片混亂,按理,不會是這樣的結果!她不可能是被那樣輕易侵犯的女人呀!(我就是沒想到是那小子放了春藥的後果!罪過!)  我只能靜靜的站在窗外看著,心裡亂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不知所措,事情的發展完全在意料之外,我完全沒有想過應付這種事件的方法。  此時,女主人已經被這小子翻過身來,閉著眼睛,任憑小淫蟲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和下身,可雙手依然緊緊的抓著毯子,不讓小淫蟲把它從身上拿走(其實,這是一個忠貞的女性在被藥物弄得喪失意志的情況下殊死的頑抗)她的急促的呼吸和越來越動情的呻吟聲讓站在窗外的我感到好失望。  小淫蟲俯下身吻她,並發出舌頭伸入她口中的“滋滋”聲,女主人用手推他的頭,小淫蟲趨機奪走了蓋在女主人身人的毯子。他的一只手從女主人的上衣下方伸了進去,揉捏著女主人的乳房,女主人無力的用手推他,可不一會兒,這個姿勢變成了緊緊的抓住小淫蟲的手,陶醉的接受著他的撫弄,一慣嚴肅的臉上顯出陶醉的神情。  小淫蟲開始慢慢剝下她的衣服,當他把手伸到女主人的三角褲那邊,女主人緊緊的夾著雙腿轉過身去,(那是忠貞的女性最後的反抗)小淫蟲粗暴的撕裂了她白色的三色褲。(如果不知道他放了催情藥,能說這是強奸嗎?)  女主人在被撕下短褲的這一刻完全放棄了抵抗,分開雙腿,躺在床上,興奮的呻吟起來,她的頭發亂了。  小淫蟲迅速的脫光了衣服,20厘米的長長陰莖直直的挺立著,他抓起女主人的雙腳把她的臀部拉到床沿,然後擡起陰莖,對準女主人閃著晶晶玉液的小穴插了進去。  女主人長長的呻吟了一聲,“啊…”翻了白眼,全身猛烈的扭動起來。  小淫蟲停著不動,嘻嘻笑著看著她,女主人不停的扭動著下身,修長的玉腿微微抽搐著。(我仔細一看他倆的交合處,老天!他那長長的陰莖還有一半在外面。)  他抱起女主人纖細的腰,讓陰莖輕輕地抽插女主人濕露露的下身,並不是時的變換著插入的角度,女主人開始忘情的呻吟,兩只手緊緊的抓著小淫蟲的手臂不放,身體像波瀾一般,不由自主的上下左右扭動。  女主人動人的呻吟也讓我本能的受著刺激,輕輕用手指拔開窗簾的一角,兩人的身體清晰的展現在我眼前。  女主人狹小的髖部,粉紅色的陰道口的壁肉被粗壯的陰莖從洞口裡帶出又擠入,她薄薄的陰唇緊緊的吸附著男人粗長的陰莖。

上一篇:【古代性奴】下一篇:【唐伯虎点秋香】